米涂配资

转型这碗水,喝着烫嘴|转型有坑

原创 文/Roomy 时间:2020-06-25 9:03

“像登上了一列驶向光明和进步的列车,人人对未来笃信不疑。”这碗被时代煮沸的水,喝起来真的怪烫嘴。

6月10日,特斯拉股价突破1000美金,以1837亿美元的市值成功超越丰田1788亿美元市值时,“新势力”车企取代传统车企“市值第一”的地位,刻下了汽车行业的历史性时刻。

米涂配资 一时间,暗潮涌动的时代喧嚣,再次被搬上了台面,那些曾坚信特斯拉最后注定失败的车企巨头们,不再像以往那般坚定。似乎,从这一刻开始,这场由特斯拉这条鲶鱼搅动而来的“转型”,才真的到了针尖对麦芒的时刻,所有的旧观念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无尽的需求正在酝酿,无数人屏息凝视。然而,这场新旧势力碰撞的战役,早已经打响了17年之久,智能互联、新四化、自动驾驶……等等新潮的概念,变得不再新鲜,转型也成了一个味同嚼蜡的词汇。

从2003年特斯拉这个硅谷新贵横空出世,到2020年大众以攫取江淮大众75%的股权All in电动化和智能化,江湖故事不断变迁。通用、丰田和大众轮流坐上过全球第一的铁王座,在中国市场,自主品牌还未完全站稳脚跟,无数造车新势力便打着电动化的旗帜横空出世,试图学习特斯拉以“弯道超车”的方式,把传统车企踩在脚下。

17年,6000多天,数百家车企,持续不断的话题皆是“电动化、智能化”,没有任何一个参与者敢不去讨论,就怕自己落了伍,即便内心对格力、戴森等“旁门左类”的企业也冲进造车圈而倍感不懈,甚至还会有嘲讽。

米涂配资 再看那些喜爱穿POLO衫的资本互联网大佬们,时常偏爱攒着各种局,“东兴局”、“蔷薇局”、“阿里局”……觥筹交错之间,就把进军和主导汽车圈的决定做下,却在暗地里无视着一直在喊着互联网思维口号的汽车圈。

米涂配资 于是,那个被争论许久的论题再次被搬上台面,未来到底是“互联网+汽车”,还是“汽车+互联网”,时隔多年仍旧没有定论。但是百余家车企合作的互联网对象,使用的互联网技术,皆是过于熟悉和雷同的演讲,一时间不仅模糊了场合,还模糊了品牌属性。

米涂配资 在这个被催促着转型的时代,太多的传统车企们没有做好准备,而时代所需要的人才储备,也并未如浪潮所展示的那般完善。

“我大学学的是车辆系,毕业了才发现电动化成了主流。”小吴聊起此话,燃起的烟,差点烫到左手。透过百叶窗,人和阳光,都只留下混沌的光影。

米涂配资 车辆系曾是汽车工程师的摇篮,但是现在似乎更像是坟墓。略带无奈的语气背后,是转型热浪的烫嘴,和断层。

被软件烫了嘴的巨头们

百年汽车业,天已经变了。


特斯拉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汽车企业时,标志着一个由传统燃油车构建的全球汽车产业正在被撕裂。“特斯拉带给外界的新鲜感,是传统汽车企业不能提供的。”

米涂配资 这个在硅谷横空出世的“愣头青”,自从一跳入江湖就主动扮演起了“带头大哥”的身份。而它也确实找准了未来的两大流行趋势,智能互联和纯电动。

“我们真正的竞争对手,不是还在生产线上的电动车们,而是每天从各种大工厂像洪流一样涌出的燃油车们”。从成立之初,特斯拉唯一的目标——就是革了传统燃油车的命。

不可一世的说辞,和快速发散的品牌信仰,很快,在传统车企眼里,特斯拉成了“全民公敌”,令人生厌。即便连年亏损,被预测“倒闭”的次数越来越多,但是谁也不敢轻视这个车圈“后浪”。美国传奇投资人罗恩·巴伦提到,“每个人都知道特斯拉,我六岁和八岁的孙子们都知道。”

米涂配资 特斯拉的技术进展实在有些恐怖,“如果传统车企不在智能化投入,万一有一天政策发生了变化,高端车市场将会成为特斯拉的天下,这个风险是他们无法承担的,即便是宝马和奔驰。”

特斯拉引领的大时代、大浪潮,像一场飓风呼啸着掠过每个人心底,老牌巨头们蠢蠢欲动。可是,这些传统车企大佬们,做好应对之策了吗?有,但不充分。

在所有的传统汽车巨头中,福特是第一家陷入转型困境的车企,与利润下滑形影不离的是,市场占有率陷入了挣扎。时代洪潮裹挟的气势,让本无意于坚定实施转型的通用被迫改变,玛丽.博拉正焦心地和工会、投资者作斗争,把卖工厂的钱都投入了电气化、移动出行,世界早已是狼烟四起。

米涂配资 狼堡的野心家们正酝酿着未来10年继续领导全球的可能性,“我们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汽车生产国”,和“德国没有人真正了解电池,我们也缺少价值链”,两种声音交织,撕裂了德国人脸上的面无表情。

汽车,这个传统制造业,一边在等待着电池技术孕育成熟,一边又卷入了互联网大潮,被现实裹挟着不断进行痛苦的革新。狂飙的故事总是充满匪气,软件技术突然杀入汽车圈,传统车企面对的是一项完全陌生的技术和体系。

米涂配资 前所未有的智能化大屏技术、OTA升级以及自动驾驶技术,这些新技术和软件的递进速度,是内燃机的优化速度无法比拟的。诺基亚被苹果成功偷袭,在全球市占率近50%的垄断地位下,轰然倒塌,便是一样的规律。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曾在《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提到,庞大的企业帝国,常常会被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创新型企业击败,失去原有的竞争优势和地位。

米涂配资 事后诸葛亮式的总结,但同时又是宿命式的预言。显然,对于传统车企而言,电动化和智能化技术,正在这场更替背后扮演着 “破坏者”的角色。

米涂配资 就在特斯拉市值登顶全球车企第一的前几天,大众集团主席迪斯表示,“大众追赶特斯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主要难点在驾驶辅助系统等软件方面,50万辆特斯拉如一个神经网络,持续收集数据,以14天为周期,目前没有其他汽车制造商能做到这个。”

这种坦诚承认“后浪”比自己优秀的作风,在当下的传统车企中十分少见。而后,迪斯着手成立“T小组”,大众正准备将软件研发从不到10%提高到60%以上。

特斯拉的领先优势令传统车企感到“头疼”。他们明确地知道,一旦没有把互联网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那么智能汽车的差异化竞争力,将无从谈起。但重新搭建一套全新的车载OS系统,对传统车企来说并不现实。

米涂配资 传统车企依靠百年来的技术优势,一直过着舒服的日子,要摆脱原有路径依赖并不容易。PSA和FCA的弱弱联合,戴姆勒与宝马联手成立5家出行公司,丰田比亚迪合资造电车背后,都不过是成年人的各取所需。

豪强们正在醒悟过来,然而“软件定义汽车”的角色地位正在不断提升,新技术代差已经被拉得很大。那些在全球市场呼风唤雨的车企们,在这场转型里,也开始有举步维艰之势。

5月13日,多位特斯拉车主发博称,特斯拉App宕机,再次唤醒了2016年的记忆,一群来自腾讯科恩实验室的黑客,对外宣布成功入侵了特斯拉Model S的系统。

米涂配资 新的安全隐患,正在侵袭而来,“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在智能化发展这条路上,所有的车企都无法跳脱出安全这一大命题。特斯拉如此,传统巨头们亦然。

米涂配资 “传统车企在涉及安全层面的事情都非常保守,一旦安全问题召回,可能会是几万辆甚至几十万辆汽车。”于是,西装革履的巨头们在转型的路上更加小心翼翼,喝的快了,容易被烫嘴。

“不要遍地都是智能化”

米涂配资 以电动化和智能化开始的全新进化,这样的故事已经从汽车发源地的德国、到强大的日本,向遥远的东方席卷而去。对电动化的坚定转型吸引着豪强们的目光,意图在孕育希望的中国首先触碰到未来。

“你好,斑马”、“嗨,NOMI”,一句简单的语音口令,汽车便与互联网实现了连接。一时间,全球的车企,中国的市场,奏响了新四化的音符。大众、丰田在全球忙着转型,中国市场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如雨后春笋冒出了头,一时间战场变了个模样。

软件技术的加入,让造车变得容易,百年内燃机技术的优势开始丧失。中国的造车新势力创立之初起,就已经将“智能”当作核心竞争力,不断进行成本与配置的平衡,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基。

米涂配资 一代新人胜旧人,旧人不甘愿服输,无声息的竞争在各个环节展开。不甘落后的巨头们,丰田、大众、本田、奔驰、宝马都在加强布局,电气化和智能化成了未来5~10年的重要战略。

一切都随着巨浪前行,正如作家茨威格说,这段日子如黄金梦境:“像登上了一列驶向光明和进步的列车,人人对未来笃信不疑。”

随着荣威RX5以“第一款智能互联SUV”的口号把自己推到了网红之位,尝到了甜头的传统车企们更加花心思在智能互联上做文章。华为、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面孔,成了车企发布会的常客,甚至有时还会“反客为主”,在传统车企的舞台大肆宣扬“我的互联网技术有多牛,我的5G有多领先”。

去年宝骏宣布以新钻石logo进行品牌革新,热门互联网企业一轮一轮站台。“这是在科技大会吗?”这种疑惑,几乎充斥着所有发布会,以至于我们时常思考,到底是和哪一个品牌在对话。

米涂配资 毋庸置疑,每一个都野心勃勃,但谁能拿到一手数据,谁才能在行业竞争中抢占先机。

米涂配资 目前全球有近百万辆搭载斑马系统的互联网汽车行驶在路上,北汽、上汽、一汽、长安、东风、广汽、长城等传统车企都选择了和华为合作,合作车型超过120款,数据如何分配将是个问题。合作具体进展到什么阶段还无人知晓,都未曾公布。

从斑马网络奏响第一道互联网音符开始,“你好,XX”的声音此起彼伏,最初的惊喜和新鲜已悄然而退。最近广汽新能源打着“第一款真正的5G车型”,这噱头似乎没有了吸引力。

米涂配资 哦,对了,这两家企业最近都不约而同掐出一个互联网新名词,“90秒免唤醒”,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不停地说“你好,XX”的尴尬和等待。根据实际使用反馈,“有点多余”。

“重功能堆砌而轻服务,用户体验普遍比较差。”体验差,成为相同的认知。一名调查者表示,现在的智能互联配置,很多时候都是“自说自话”,没有和消费者“同声同气”。以实用的价值打动消费者,才是企业产品研发之本。

“车联网越发临近产业发展的最佳时期,但企业普遍是只赚吆喝不赚钱的状态。”市场分析师透露出行业痛点问题。对行业认知不够深入,盲目追随热点,推出的产品千篇一律,不能引发用户共鸣。

就像名爵发布会采用DJ打碟、大众思皓举办大型EDM电子音乐节等等营销模式,冲浪、DJ、滑板,成为车企理解中的“年轻方式”。殊不知,采取了同样理解的B站宣传片《后浪》,转发的都是前浪,真正的后浪们以沉默无语表达了不认同。

在一家自主车企采访时,用了近一个小时聊“智能互联”,但是对于“独一无二的优势在哪”,最后也没有一个定论,唯有以“预判腾讯等几家将成为智能互联领域的大拿”,作为结束语,然后相对静默。

米涂配资 换而言之,软件技术困顿,也萦绕在每一位中国汽车品牌参与者身上。荣威所缔造的互联网优势,如今在层出不穷的宣言中,早已消弭不见。转型道路上与软件公司之间竞争与合作的矛盾关系,让车企们常常感到无所适从。

米涂配资 此时,不由得想起任正非的那句话,“不要太冲动,不要遍地都是智能化”。不要把智能互联想象成海浪一样,浪潮来了,赶快捞,捞不到就错过了。

米涂配资 如今的转型,大都带着“捞不到就错过了”的心思,试图和时代挂钩,以告知的方式取悦“后浪”,殊不知后浪们偏爱的不再是“被给予”,而是去创造。

“车企是反应最慢的,因为决策长、链路也长”。2020年,移动互联网进入的第10个年头,世道彻底变了,自动驾驶、操控大屏,这些新鲜玩意儿吞噬着时间。

米涂配资 于是,无数车企喊着跟上潮流,没有清晰的方向,却以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时代,就像是误入了一场狂欢,骄傲和光荣不知道最后向谁走去。

现实有些无奈,传统车企在“内燃机时代”向“电动机时代”,也成了断层的“被迫者”。

“Learning from China”

在以“智能化”为核心的洪流到来之前,欧洲市场的落寞已经无处躲藏,特斯拉成了拯救美国汽车工业的唯一亮色,全球汽车产业变革的当下,会不会是中国汽车逆袭的最佳机遇?

米涂配资 当大众满世界招募程序员和软件工程师的时候,中国市场的程序员正在发挥本土作战的优势。

在造车方面,国内互联网公司可以划分为两个派系,一个是以百度为首,着眼于未来的无人驾驶技术。另一个是以阿里为代表,着眼于互联网汽车研发团队。

米涂配资 众所周知,在全球范围内吹起的“智能化和电动化”的浪潮,是由中国掀起高潮。这个谁也无法忽视的市场,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全球汽车的走向。随着车企和互联网的愈发融合,“Learning from China”,成为汽车产业变革的冲锋号。

于是,迫不得已,在全球汽车产业闯荡了几十年的前浪们,一收以往的霸道与不可一世,在野心和生存面前,再次将自己翻涌成了“后浪”,以中国市场为战斗的起点,等待着重新缔造奇迹。

于是,我们又深感忧心。随着在新能源领域,中国造车新势力和传统车企“弯道超车”的梦想已经显现失败之势,在智能互联上,我们还将占据多少优势呢?跨国巨头们已经站在聚光灯下,攻势凌厉。

“2020年下半年,主流车企会陆续推出5G量产车型。”超速5G时代,请系好安全带;芯片战争,烽烟四起……两种矛盾的胶着,让我们庆幸有一个华为,但不幸的是只有一个华为。

米涂配资 目前除了华为,中国本土生长起来的互联网公司,还没有对外输出实践和故事的能力。三十年努力,中国有了华为,有了BAT和TMD,但还需要有一百个“寒武纪”。

2014年7月24日,启动的“百度无人驾驶汽车”研发计划,至今已经五年,一直被传分拆,L4事业部人才不断流失。百度无人车的窘境折射的是整个行业困境:缺乏核心技术突破,落地遥遥无期。

米涂配资 一位行业人士认为,没办法商业落地的公司,都会在去泡沫的过程中被淘汰。更重要的是,智能化人才的缺乏,成为打造中国汽车产业转型“马奇诺防线”的一大阻碍。

数据显示,中国人工智能人才缺口超过500万,国内供求比例为1∶10,供需严重失衡。相比于欧美人工智能领域过去60年的积累,中国的人工智能人才培养将是一场新“长征”。

“欧美已经走了五六十年,人才储备比较好,中国快不了,需要耐心和积累。”市场分析师认为,由于汽车产业过于快速的智能化转型,汽车高校也成为断层之下的另一名“受害者”。

“偏传统的方向都不太好找,感觉除了新能源和智能驾驶,其它方向都差不多。”随着时代浪潮的此起彼伏,毕业生的慌张无可避免。

戴姆勒和奥迪开始大幅度裁员,一汽大众校招不招任何车辆、机械专业的学生,上汽集团招聘方向只涵盖电动化和自动化……

西北工业大学博士生王亚辉介绍,他在走访了近20家车企后,真切感受到了汽车行业的不容易,停项目减费用已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不夸张地说,人事招聘在企业内部已经变得可有可无。

传统车企,正在抛弃这些即将进入车圈的“后浪”,那么掌握年轻解释权的巨头们,该如何真正读懂年轻人呢?“即便是大众,传递的年轻化也不全是我们想要的,年轻人的车就该年轻人去搞”,即将车辆工程毕业的小吴,打消了往上汽投简历的想法。

让寒窗苦读,“专业对口”的学生遭遇困境,还有机械专业学习的内容与时代趋势脱节。汽车电子、芯片开发、人工智能、车联网、大数据等专业与现有的机械类专业几乎毫无重叠,传统研究方向趋于成熟,岗位少之又少。

“就算宝马奔驰在内的车企,做fahrwerk的人太多,部门全是白发老头,后备军一堆,何时才能挤得上”,被车企抛弃的学子们,不过是新时代里微不足道的小小小注脚,却不由让人感叹时代变革之无情。

在全国超过250所的汽车高校中,车辆工程专业的每年毕业生不足3万人,平均深造率在21%左右,其中仅有8所高校的深造率超过这个平均值。造成这一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鉴于高校体制机制因素,跨学科交叉培养困难重重”。这一点,在欧美的汽车高校是不同的。

在接受采访时,曾经在慕尼黑宝马工作过的工程师边宁表示,“欧洲先行技术的开发都是在大学,试验设备都是和现在向接轨的”。调查显示,在中国的汽车高校内,新设备严重短缺,教材滞后,新领域的教材匮乏,成为目前中国智能人才培养的困顿。

高校人才的短缺和培养机制的滞后,亦是我们为中国车企感到忧心的因素所在。如今,各大主机厂对于传统车辆工程专业应届生的热切追求,早已被滚滚袭来的“电动化”浪潮所掩盖。

迪斯说,下一个10年德国依旧有50%的可能领导全球汽车产业。显然,日系正在试图让另外的50%成为可能。西风东渐,生机勃勃的中国汽车已经成为决定未来的关键,一轮更加猛烈的进攻不可避免地降临。

米涂配资 百年汽车行业,来到了一个iPhone发明的时刻,缺少惊喜的苹果以“我们也从未停止创新的脚步”正在发起新的革命。而我们,终究不能再让自己的家乡,再次成为别人的主场。

唯有真正掌握未来技术,才能真的“Learning from China”。

本文节选自《汽车公社》杂志6月刊封面故事。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最新评论

深高CWB1(580014)

上汽CWB1(580016)

赣粤CWB1(580017)

石化CWB1(580019)

上港CWB1(580020)

青啤CWB1(580021)

国电CWB1(580022)

康美CWB1(580023)

宝钢CWB1(580024)

葛洲CWB1(580025)

中富證券外盘配资配资世界线上配资股票安全配资石家庄在线配资科大讯飞股票正规配资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巴彦淖尔网上配资